当前位置:首页 >> 情感美文

【笔尖】时光深处(小说)

时间:2022-04-16   浏览:1次

其实,每个人的心灵深处,都会深藏着一个人——这个人,不是亲朋,不是好友,甚至,和他(她)的接触也是吉光片羽,但是,当你在时光深处漫步,总会邂逅到这个身影,而所有与这个身影有关的情节也一并会在记忆的荧屏上回放,心也会沿着故事的脉络悲喜沉浮。

这个炎夏干热少雨。蓝妮的心情也如这天气干燥。女儿今年参加高考,平常成绩突出的她发挥失常,比平时不相上下的同学少100多分,女儿把自己关在屋里,不吃不喝,任蓝妮和丈夫怎样劝说开导,孩子总是高兴不起来。蓝妮下地干活也不踏实,生怕要强的女儿想不开,心总是揪揪着。

这可恶的高考,制造了多少悲喜剧啊……

蓝妮叹息着,很油然地想到一个人——长志,想到许多年前的高考,想到那个夏天的风风雨雨。

长志,这个比自己小差不多七八岁的男孩,跟自己根本没有多少关系。他少年天才,人不大就因品学兼优而闻名。当蓝妮知道他、认识他时,已经是20岁的大姑娘了,正待字闺中,而长志还在读小学五年级,每天背着书包从她家门前经过,蓝妮抱着小侄子站在门前,远远望见长志到来,她总是故意捉弄小侄子,不是让他哭,就是让他大笑,以期引起长志的注意。长志很喜欢小孩子,那种喜欢是天生的,发自内心的,他总是逗弄小侄子一番才离开,这时蓝妮总是问长志一些话,长志开始有些腼腆,后来就很从容了,每次见面就依村里的辈分,喊蓝妮姑。

蓝妮姑——蓝妮感到有些别扭,她想说,其实她想让长志喊她姐姐的,永远的。他们同村不同姓,但是老辈子排下来的称呼是不能变的,除非有联姻的情况出现。要是同辈多好,长志天天喊我姐姐,这是多么让人心醉的事啊——蓝妮望着长志远去的背影,呆呆地想。

夏日的傍晚,她和母亲在村边的小树林摸结了归儿(方言,即蝉的幼虫,蝉可食,味美),巧遇长志,蓝妮对母亲介绍——这是长志,振钟哥家老大。母亲说,不用你说,俺还不认得他?蓝妮不吱声了,心想两家离的老远,娘怎么会认识一个小毛孩子?事后蓝妮觉得自己的介绍有些多余,她问自己:这是怎么啦?

对长志渐渐有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——如果几天见不到长志,蓝妮心里空空的,就像丢了什么东西。问询长志的同学,确认长志平安无事后才宽心。这感觉随着长志因升入初中不再出现在她家门口才淡淡平息。蓝妮要谈婚论嫁啦,婆家就在本村,丈夫是打小的同学,长得健壮精明。长志还在读书,蓝妮渐渐明了——她和长志的不可能:他们之间有着年龄、辈分的差别,也有着人生不同道路的差异,他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,不可能有人生的交点,蓝妮能做的,就是远远的关注——关注他由一个青涩的少年,迅猛地成长为一个阳光洒脱的大小伙子。然而,对那个少年暧昧的情愫一直是她不曾对人言说的秘密,即使对给了自己幸福温暖的丈夫,她也从未提及。

转眼间,女儿出生的幸福很快淹没对另一个人的念想。蓝妮不再那么痴痴地关注长志,不过,在长志成长的重要关口,蓝妮却记得一清二楚——长志也该考大学了吧?蓝妮算计着,没错,长志参加高考,落榜。第二年,再考,又落榜。

这孩子怎么啦?当年那么出色,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呢?

听同村的他的同学说,长志早恋,喜欢上一“校花”,学习成绩直线下降……蓝妮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涩,终于有人要“夺走”他了,可是他不该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啊?

蓝妮为他着急。虽然是同一个村,但村子很大,他们又一个村南,一个村北,很少能碰面。即使见了面,又怎么去劝慰?长志,是否还记得自己?是否能体味感受到来自一个跟他没有多少交集的人——一个女人的关切?毕竟,接触那么有限,时间又有些久远,那只是人生道路上的短短几个瞬间罢了……

——蓝妮还是把这冲动压在心底。

更让人着急和震惊的事情传来——长志喝药自杀!

她再也按捺不住焦躁的心情,偷偷抹了把眼泪,急匆匆地抱着女儿去长志家,长志家围满了人,长志妈在嚎啕大哭。长志的邻居说,已经送医院了。蓝妮急切地问情况怎样,邻居说,可能没大事,他喝了口敌敌畏,又吐了出来,蓝妮稍稍把心放下些,她脱口说到:阿弥陀佛,上天保佑……邻居用别样的眼光瞥了蓝妮一眼,没有说话。

蓝妮决定去县城医院去看看长志,她抱着孩子坐上去县城的公交。

到车上,她感到自己的失常,这样单纯去看长志,会不会有点过?

不过,借口还是随便能找到的。先别管这么多!

谢天谢地,长志安然无恙。看到病房里毫发无损,只是有些憔悴抑郁的长志,蓝妮的眼圈红了。“你真傻。”她对长志说。

长志有些羞涩:“嗯,我真傻……”

她对长志,还有长志的爸爸谎说来医院探病人,碰巧碰到这事……

一场虚惊过后,蓝妮还是很关注长志。

又一年高考,长志终于金榜题名。

蓝妮的高兴劲比自己新婚时还要高涨,一听到长志考中的消息,她就对丈夫说:“知道不?长志考上了,还不孬,说是念出来是医生,功夫不负有心人啊……”

丈夫有些不以为然:“切,考了好几年,还算有本事啊。”

“甭管几年,考出去就是好样的。”

“人家考上了,跟你有什么关系?看你那高兴劲儿,就跟你考上了似的,神经病!”

“俺乐意。”她笑嘻嘻地说。

长志学有所成,在省城一家医院是主任医师,很少回家。

最近的一次,应该是他结婚大喜的日子,他在家呆了几天,30多岁了才结婚,他有些发福了,脸庞、身材,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——他“聪明绝顶”啦。头皮明亮,天啊……这是当年的那个清瘦挺拔的英俊少年吗?蓝妮长大嘴巴,差点叫出声来,岁月真是一把刀啊,再看看自己吧,不也冒出白发了吗?……蓝妮去喝喜酒,她无所顾忌地凝望曾经朝思暮想的长志,长志也看到了她,他携新娘过来给她敬酒,长志叫一声“蓝姑”,蓝妮不禁扭过头,差点眼泪掉下来,仿佛又回到从前:那时,他是青涩的少年,而她,情窦初开……现在,对这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的一对儿,她心里充满着浓浓的祝福……

所有关于另外一个人的记忆,总会在岁月的某个节点呈现。

这个炎夏,女儿的高考又牵动蓝妮所有的记忆。

她现在是幸福的,或许正因为这样,她才这样怀着释然的心去思念那些不知长志在不在意的过往。

蓝妮有了一种诉说的冲动,说给女儿听,也告诉女儿,跌倒不要放弃梦想……

女儿会嘲笑自己吗?丈夫会怎样看待自己?算了,还是让这段旧时光深埋在心底吧,天知,自知,就好。

但鼓励女儿是必要的。

她推开女儿的房门,女儿在电脑前跟人聊天呢。看得出,女儿的情绪比前几天好多了,要知道,女儿只是考得不好,还不至于落榜。蓝妮长出一口气,女儿不钻牛角尖就好,她坐到女儿身旁,告诉女儿长志的故事……

女儿听完了,咯咯地笑起来。蓝妮被女儿的笑激起一身鸡皮疙瘩:“傻闺女,你笑什么啊?”

“长志是谁啊?”

“咱村里的才子啊,现在省城当医生啊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了解他啊,是不是你以前的……情人?”女儿眨巴眨巴眼睛,顿了顿说。

“胡说!什么情人?”蓝妮脸发烫了。

“情人,就是你对他有-感-情-的人。”女儿笑嘻嘻地说。

是的,情人,时光深处的身影,可不就是情人的影子?只是她没有意识到这个有点肉麻的词汇而已。

时光深处,那个匆匆而过的身影,曾那么温馨地氤氲着一颗少女多情的心。

哦,其实,在每个人心灵深处,在时光深处,都住着一个人吧,这个人可能只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陪你走过一小段;也可能不曾停留就擦肩而过;也可能只是惊鸿一瞥;也可能你用心良苦而那个人一无所知……而有时,这一切,无关风月,无关伦理。就如上面这个平淡无奇的故事,就如蓝妮平淡人生中的际遇,而这个人,就是她的传奇。

——在美好时节孕育的花朵,即便是没有结出果实,那花的明艳还是摇曳在人生的风景里,那花香还是飘散在人生旅途之中吧?!

武汉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
治疗癫痫病都有哪些方法
继发性癫痫早期的症状
相关阅读
百木残花·7——你希望出现的我如今你却看不见
· 百木残花·7——你希望出现的我如今你却看不见

第一次见到你是我高中的第一天,但我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你的学生。那天一身红裙的你问我:“5班在哪里?”“请说普通话我听不懂。...